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报道 > 榉树新闻  
榉树之殇
时间:2010-11-28 09:57:14  来源:云信网  作者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830日,丘北县戈寒乡南尾村3名村组长被丘北森林公安局逮捕了,他们涉嫌非法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——榉树。
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的身份或许还不足以说明榉树的珍贵:它的生长速度极慢,成材的榉树树龄一般都在几百年甚至上千年;榉树木质坚硬,自身带有非常漂亮的花纹,不管做家具还是做艺术木雕都是极佳的材质,因此也能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。
3名村组长的被捕只是盗卖榉树的冰山一角。30年来,盗卖榉树在戈寒乡一直不停上演着,现在戈寒乡的榉树已经所剩无几。
clip_image001.jpg
 
未被偷走的榉树桩,中间可用部分被挖空了。
clip_image002.jpg
 
南尾村还有几棵高大的榉树,这棵榉树直径达1.3米以上,树龄已上千年。

   村组长树惹众怒
森林公安调查显示,从2008年以来,3名村组长先后三次卖杉树的收入一共是149710元,加上政府补助的2万元,用于修路的资金就达169710元,而当时修路仅用了11万元。
如果3名村组长不是惹毛了村民,他们卖榉树的事也许还不会为森林公安所获悉。
20093月临近过年了,村组长召集村民开了一次会,要求村民在腊月廿五到廿九不要进入水源林——一片长有珍贵榉树的原始森林,谁进去了后果自负。
村里的集体林,为什么不能进去?很多村民都在心里暗暗揣度,但大多数村民都听从了村组长的要求,连放牛都不敢靠近水源林。但这也引起了几名村民的疑心,当他们违规进入到水源林时,却发现几名村组长在林子里加工榉木!
我们卖榉树是为了修路。村组长们被发现后,对村民如此解释,但这样的解释并没能得到村民们的认可。村民立即向丘北县森林公安举报,森林公安经过4个多月的侦查取证之后,经丘北县人民检察院批准,于8303名村组长正式逮捕。
村组长们卖榉树的事情缘起于20093月,地处偏僻的南尾村修了一条4米宽的土路连接12组和进出南尾村的弹石路。修这条路的钱大部分都来源于村民卖掉了村里集体所有的杉树(当地村民叫杉松树),还有政府补助了2万元。
但修路修了多少钱,卖树卖了多少钱,3名村组长却从来没有向村民公布过。但村民在不同的场合都听说,修路仅修了11万元,而单单卖杉树就卖了13万多元。(森林公安调查显示,从2008年以来,3名村组长先后三次卖杉树的收入一共是149710元,加上政府补助的2万元,用于修路的资金就达169710元,而当时修路仅用了11万元。)
修路其实只是个借口,他们卖榉树的钱都装进了自己的腰包。村民何仕恒认为,村组长们卖榉树只是为了谋私利。为了向村组长们要回大家的钱2010322,何仕恒、何仕林等十多个村民拿着刀、斧头、木棒等工具来到三名村组长的家里,要求他们交出卖榉树的钱来,如果不交出来就把他们的牛、马等牲畜拉走。在这些村民的胁迫下,三名村组长和张庭良只好到亲朋好友家里借钱,最后筹到了5600元钱交给了村民何仕林、何祖阳等人暂为保管
榉树的生存现状
榉树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,也是南尾村的水源林当中最珍贵的树种,现在仅剩下十多棵了。榉树的生长速度极慢,成材的榉树树龄一般都在几百年甚至上千年,榉树目前在我国的分布已经很少,主要分布在江南地区,华南、西南也有少量的分布,国内用的榉树大部分都从国外进口。
榉树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,也是南尾村的水源林当中最珍贵的树种,现在仅剩下十多棵了。
大约在30年前,南尾村的这片水源林中还有100多棵成材的榉树,有的榉树直径甚至达到2米,3个人都无法将树干包围起来。而现在在这片水源林当中,村民们说,最多能找到10多棵,直径最大也就70厘米左右。
记者在水源林看到一株从2006年被砍掉的树根抽芽出来的榉树丛,虽然生长了4年了,但最大的枝干只有记者的拇指大,直径不超过4厘米。
榉树的生长速度极慢,成材的榉树树龄一般都在几百年甚至上千年;榉树木质坚硬,自身带有非常漂亮的花纹,不管做家具还是做艺术木雕都是极佳的材质,因此也能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。
但榉树目前在我国的分布已经很少,主要分布在江南地区,华南、西南也有少量的分布,国内用的榉树大部分都从国外进口。
因为稀少,榉树能卖出的价格就非常高。三名村组长所卖的榉树,一共21.2立方米,当时卖给曾某的价格是5600元,这个价格已经算是低的了。
有知情人透露,没有加工过的原木,一般的价格都可以卖到几千元一立方;而加工过后,利润则成倍地增加。
几年前,曾有外国人来到丘北,连价格都不问,直接拉上就走,最高的价格甚至出过5万元1立方米。
盗树之争
小阿牛村就在这片水源林的山后,跟这片森林靠得近,因此小阿牛村的人认为森林是自己的;而森林的水源流向了南尾村,因此南尾村无论如何都要力争这片森林。因此,在1985年以前,双方大打出手的情况也不时发生。1985年,经政府调解之后,这片森林划归了南尾村所有。但双方的恩怨仍然没完。
虽然榉树是南尾村水源林的守护者,村民们也反对盗卖榉树破坏水源林的违法行为,但榉树的数量还是从100多棵,锐减到10多棵,那么,南尾村水源林的榉树哪里去了呢?
都是小阿牛村的人偷了!南尾村的村民愤愤地说。
“198844,小阿牛村的不法分子盗走我村林地榉木树12棵,蓄积量30多立方米,被我村没收6立方米。这样的事例南尾村的村民还记得很多。在他们看来,小阿牛村的人简直就是他们的仇人
南尾村跟小阿牛村的恩怨从新中国成立前就开始了,当然都是因为这片水源林,还有林子里的榉树。
小阿牛村就在这片水源林的山后,跟这片森林靠得近,因此小阿牛村的人认为森林是自己的;而森林的水源流向了南尾村,因此南尾村无论如何都要力争这片森林。因此,在1985年以前,双方大打出手的情况也不时发生。1985年,经政府调解之后,这片森林划归了南尾村所有。但双方的恩怨仍然没完。
3名村组长被村民举报的事情,还跟这个恩怨有关系:村组长请来修路的人来自小阿牛村,榉树也是给了这个修路的人,在村民们看来,村组长请来小阿牛村的人,无异于勾结外人,吃里扒外。屡次发现有人到水源林偷盗榉树之后,南尾村也曾找过村民来当护林员,但也没能防住。
200836时,小阿牛村的3名村民到林子里偷伐了4棵榉树,头3棵被偷走,搬第四棵时,偷榉树的陆某被村民们抓住,并向森林公安报了案。留下的那棵被砍下的榉树,村里派人守了1个月,最后还是让人偷走了。
对水源林破坏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20005月,小阿牛村的人将100多亩的林地全部砍光,偷走了5棵榉树,还开荒种上了生姜、玉米等作物。南尾村的人发现了之后,集体到地里将生姜、玉米等作物拔掉,于是引起了双方的激烈的冲突。后来在双龙营镇政府的调解下,规定此后小阿牛村的人不许再种,南尾村的人不许再拔,事情才算告一段落。当时被毁掉的林地,如今已经没有了高大的树木,仅剩下一些簇生的野草。
何春泽曾经做了一年的护林员,原本村里承诺给200元每个月的工资,但最终也没能兑现,因此,何春泽就不愿再继续做下去了。因此,现在只能靠在附近放牛的村民不时看一下,如果发现情况就向村里报告。
当然,偷榉树的不仅仅是小阿牛村。丘北县森林公安局的冯副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丘北森林公安在近几年也查处过几起小阿牛村盗伐的案子,但南尾村的村民自盗的事情近年来他们也查处过两三起,三名村组长违法卖榉树这个事情即是最明显的证明。
执法之困
丘北县森林公安局的冯副局长看来,对于盗伐榉树犯罪的打击,最大的困难是取证的困难。因为一般盗伐发生的地方都是偏远的森林里,在场的证人很少,我们接到报案后,抵达现场时,很多现场痕迹已经被破坏了,现场取证很困难。另外由于多数在夜间作案,村民中知情的人很少。
另一个因素则来自法院的判决。量刑太轻,起不到威慑作用。
保护榉树并非无法可依。199999日颁布了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(第一批)》,榉树也被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的名单之中。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》在199711日就开始施行了。
但为何榉树还是在迅速地消失?
上文提到的200836日,小阿牛村的3名村民到林子里偷伐了4棵榉树的案子,虽然陆某被抓住了,但森林公安将陆某抓走之后,第三天便放回。这个案子,让南尾村的村民一度认为是森林公安庇护不法分子。
其实我们不可能庇护不法分子。接到报案后我们已经查明是结伙作案,当时陆某只是小角色,真正的主犯已经逃跑。当时对陆某实施了拘留,后来陆某的亲属申请了取保候审,一直到2009330才解除了陆某的取保候审。最后,这个案子因为证据不足,到现在也没有结案。
榉木是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,只要是盗伐(蓄积量达到)2立方米以上就是重大刑事案件,我们就可以立案调查了。在冯副局长看来,对于盗伐榉树犯罪的打击,最大的困难是取证的困难。因为一般盗伐发生的地方都是偏远的森林里,在场的证人很少,我们接到报案后,抵达现场时,很多现场痕迹已经被破坏了,现场取证很困难。另外由于多数在夜间作案,村民中知情的人很少。
另一个因素则来自法院的判决。
2008428,南尾村的护林员赵某非法采伐的三株榉树蓄积量达6.5立方米被丘北县森林公安逮捕。最后法院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,缓期4年执行。这样的判罚,也很难对犯罪分子起到震慑的作用。
隐蔽的犯罪
从双龙营镇到戈寒乡的路上,太平村也拥有一片这样的原始森林,在这片原始森林中,现在还有70多棵已经成材的榉树。这片森林看似保护得很好,但盗伐榉树的冲动也在这里蠢蠢欲动。
在从双龙营镇到戈寒乡的路上,太平村也拥有一片这样的原始森林,在这片原始森林中,现在还有70多棵已经成材的榉树,树的直径可以达到70厘米左右。在冯副局长看来,这片森林算是保护得很好的了,他们也从没有接到过这片森林被盗伐的报案。因此,要保护原始森林,最关键的还是村民要有保护的意识。
但出乎意料的是,盗伐榉树的冲动同样在太平村里蠢蠢欲动。
榉树?有啊!我最多可以给你弄200立方,(直径)70公分左右的。一接到记者的电话,太平村的一名朱姓村民就在电话里大方地说道。
待记者走进太平村,村里有七八户村民正在建造着红砖房,明显比南尾村富裕得多。朱某的房子仍然是土木结构的老房子,在客厅里还摆着一张榉木打磨的圆形桌子,直径大概1米左右,上面细密的黄色花纹煞是好看。我这个桌子一点油漆都没有上,只是打磨了一下就这么漂亮了。朱某说,现在即使有人给5000元钱买他这张桌子,他也不会卖。
现在最多能给你2方。朱某说,真想要榉树的话,还得到林子里砍,林子就在房子的背后。见到记者是陌生人,朱某提高了警觉,声称如果记者能够到省林业厅办到手续就可以给记者提供榉木,但如果办不到,他一点也不敢卖。森林公安看得紧,只要一出去,森林公安就等着你了。
虽然朱某口口声声说没有办到手续的话就没办法卖,但是,朱某也透露,其实如果真想弄的话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先到林子里看好要哪一棵,最好是路边的。等到了凌晨三四时的时候,拿着油锯去,车在路边等着,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办好了。到时候谁会知道?”“但是,砍下来之后你不能立即就拉走。得等个把月,再拉走。这样就没有人查得到了。
戈寒之寒
南尾村即使拥有这样一片林子,仍然是戈寒乡一个比较贫穷的村。在2008年,平均每人的纯收入才860元。现在,南尾村一共270户,901人,每名村民平均不到半亩水田。如果一家人全部在家种包谷,养一两头猪,每年除去口粮,最多只能从猪的身上攒下一两千元。现在,南尾村大部分的房子仍然是土坯房,仅有一家是红砖房。
戈寒乡,距离丘北县城40公里,距离双龙营镇23公里,只有一条约5米宽的弯弯曲曲的弹石路。
从双龙营镇的路口顺着弹石路一路往戈寒乡走,路的两侧都是些只长着低矮灌木丛的石头山,石头山之间形成的低洼农田并不多,许多山头都被附近的村民开荒变成了玉米地。从弹石路两旁的石头山及路边停放的双轮木杆牛车,你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戈寒二字的深切意义。
因此,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,南尾村的水源林及其里面的榉树,是村里难得的甚至是唯一比较值钱的自然资源。能像南尾村一样拥有一片得天独厚的原始森林的村子并不多。
南尾村即使拥有这样一片林子,仍然是戈寒乡一个比较贫穷的村。在2008年,平均每人的纯收入才860元。现在,南尾村一共270户,901人,每名村民平均不到半亩水田。如果一家人全部在家种包谷,养一两头猪,每年除去口粮,最多只能从猪的身上攒下一两千元。现在,南尾村大部分的房子仍然是土坯房,仅有一家是红砖房。
正因为如此,南尾村现在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在外打工,有些甚至连小孩也带到打工或许,这就是南尾村和小阿牛村极力争夺这片水源林的最根本的原因,也是为什么村民们想法设法盗卖榉树,防也防不住的原因。


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  最新文章
科技特派员郁世军与他的“榉乡梦”
江苏农景——榉树产业发展领头羊
榉树渐成句容农民“摇钱树”
国土资源局姜小平副局长走访江苏农景生态建设有
从柴爿到良材
榉树之殇
镇江农委携姚桥镇考察团来我园区参观考察
秤锤树香果树绝迹了 珍稀植物保护刻不容缓
靖州发现“榉无霸”
耐烟尘抗污染树龄长 江城道路首请榉树遮阴
  热门文章
榉树茎尖的培养
榉树病虫害防治
大榉树移栽技术
【推】榉树广场(设计师:佐佐木叶二)(图文
上海赏花赏绿指南
马鞍山市榉树育苗基地建设项目
水生植物在园林造景中的应用
清远通过城市近期建设规划
上海实施“彩色工程”迎世博
今后5年内哪些苗木俏销市场
  推荐文章
榉树茎尖的培养
榉树病虫害防治
大榉树移栽技术
【推】榉树广场(设计师:佐佐木叶二)(图文
上海赏花赏绿指南
马鞍山市榉树育苗基地建设项目
水生植物在园林造景中的应用
清远通过城市近期建设规划
上海实施“彩色工程”迎世博
今后5年内哪些苗木俏销市场